【网络中国节·中秋】中秋节:传统节日映照千年梦想

中秋节是我国重要的民间传统节日之一,起初源于天象崇拜,由上古时期“秋夕祭月”的祭拜活动演变过来。一直以来,中秋节都是以月之圆满寄寓人之团圆,“中秋明月”也成为人们寄托思乡之情、思亲之情以及祈盼幸福团圆的精神纽带。无论是唐代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王建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还是宋代苏轼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黄庭坚的“遥知此夕多情思,三级萧台枕碧涟”,都可以看到古代诗词中所寄寓的中秋思乡思亲之情。

今天,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尤其是交通的日趋便利和网络的互联互通,人与人之间的相聚与交流也更加便捷和通畅,古人“相望相思明月天”“清风明月遥相思”的思而不见之情,也在现代社会逐渐淡化。中秋节,在现代社会除了寄寓“团圆之情”,也被更多地赋予了一些新的时代文化和精神意涵。

古代中国,关于中秋节起源的说法较多,其中就有中秋节源自“帝王祭祀”的说法,认为帝王是被天界神化之后掌管人间秩序和沟通天地者,负责人间风调雨顺和众生安宁。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中秋节是“庆祝丰收”之节,因中秋时节秋粮作物次第收获,农民因此庆祝五谷丰登,表达喜悦之情。可见,中秋节在古代中国就与农业丰收的美好愿景有关。如今,每到中秋,大江南北谷物成熟,沃野千里瓜果飘香,已然成为祖国各地喜迎农业丰收的美好时节。2018年国务院批复设立的“中国农民丰收节”也就是在每年中秋节之后,临近农历“秋分”的时候,而在我国畲族等部分少数民族中,“丰收节”则正是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节”。

乡愁是人们对传统社会和文化生活的情感眷恋,也是人们在面对传统农业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转化过程中,对理性化、标准化生活方式以及快速多变的生活节奏的情感反拨。面对全球化的时代进程,人们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一种因快节奏和流动性生活方式造成的挤压感,开始更多地回忆和眷恋以往慢节奏、个性化与多元化的质朴生活方式。事实上,中国传统节日中除了中秋节之外,端午节、重阳节、春节都寄托着人们的团圆之思。在我国,“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怀乡思亲之情自古有之,代代相传,相信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农历中秋佳节在中华民族、在海内外中华儿女心目中,永远都是留驻浓浓乡愁的传统文化节日。

“嫦娥奔月”是上古神话中的美丽传说,表达出人们对幸福团圆的美好向往。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嫦娥奔月”的传说反映了早期先民对宇宙星辰和未知世界的好奇与崇拜,以及探索神秘月球的憧憬和愿望。如今,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尤其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国航空航天科技事业的迅猛发展,这一理想早已变为现实,并成为现代人实实在在、可感可知的科技实力。自2004年我国正式启动实施“嫦娥工程”月球探测,从“无人月球探测”到“载人登月”,再到“建立月球基地”,中国“飞天登月”的伟大梦想和探索浩瀚宇宙的美好愿景正在一步步推进,实现了中华民族的千年梦想,展示出中国科技发展的辉煌成就,也为人类探索和利用太空作出了巨大贡献。从“嫦娥奔月”的神话传说,到“嫦娥工程”的美好现实,中秋的明月映照了中华民族伟大梦想的实现之路。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时光流转永不变易。但是,古往今来,中秋佳节在世界各地中华儿女心目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和文化情结。今天,人们在重温中秋佳节传统文化习俗和生活风情的同时,更寄寓着祖国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以及民族伟大复兴的深深祝福与美好憧憬。

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充分发挥数字技术在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推动共同富裕等方面的关键作用。

坚持好、运用好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

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满足全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让每个人都能如愿地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让每个人都能体面地享受生活和追求幸福。

文化的积淀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能自立于其他民族、其他社会之间的“基因身份证”。

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深刻、准确地理解把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道路的丰富内涵与实践路径,进而推动美丽中国建设。

要准确认识和适应全球政治发展演变的基本趋势和特征变化,站在历史正确一边,顺应历史进程谋求战略创新,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可靠安全保障。

人民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得到了全方位、全过程地实现,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也让每个人的能力、人的丰富性得到全面提升。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