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酸《童话大王》休刊!郑渊洁发文:写作42年30年在奔命维权

可以说,在中国的儿童出版市场,《童话大王》本身就是一个难以再现的“童线期,总印数超过两亿册,创下世界纪录。

作为中国知名的儿童文学品牌,在这本刊物上,每一个故事都由郑渊洁独立撰写,最高发行量曾达到180万册之巨。

而郑渊洁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罗克、舒克和贝塔也影响了几代人。曾经,郑渊洁还是中国作家版税收入最高的作家。

前日晚,作家郑渊洁在微博宣布,将从2022年1月起,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拿出全部精力进行商标维权。

儿童刊物《童线后的童年回忆,陪伴了几代人的童年,但如今它也将要走到终点了。

12月15日晚,郑渊洁发了一条微博宣布:“1985年创刊的《童线月停刊。”同时,附上了《郑渊洁写给三个商标的一封信》,信中解释,停刊的原因主要是要“拿出全部精力对侵权商标进行维权”。

“郑渊洁宣布《童线月起停刊。”消息一出,顿时在网友和读者中间炸了锅,引发无数惋惜之声,一度还上了热搜。

停刊的消息,出现在@郑渊洁微博上,也刊登在今年12月的《童话大王》杂志上。

在微博上,郑渊洁解释了停刊的原因:“我要对36年来支持《童话大王》月刊的千百万读者朋友说声对不起,抱歉已经66岁的我精力有限,只能通过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从而拿出全部精力去和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第8229932号童线号舒克商标斗争维权。”

原来并不是郑渊洁写不动了,而是他要维权,要讨回自己被抢注的672个商标。这些年,郑渊洁不是在维权中,就是在去维权的路上。

一些商家恶意抢注的商标,就是他笔下具有高知名度的文学角色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舒克贝塔等,目前,一共有672个侵犯他知识产权的商标,“商标侵权问题已经让我四面楚歌!”

郑渊洁明确表示,“想用《童话大王》停刊的方式,唤醒大家对保护商标领域知识产权的重视,这样如果还没用,那我可能将来只能停止出版我的所有书。”

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来说,维权之路劳碌辛苦;对于一个创作40余年的作家而言,侵权不断身心疲惫。

无奈之下,挥泪做出停刊决定,就像告别“亲手养了36年的孩子”,内心怎么能不痛?

《童话大王》的停刊,让读者们十分惋惜,想到会有这一天,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还是觉得不真实。大家都感叹:舒克贝塔,皮皮鲁、魔方大厦,就是童年的记忆啊……而对于维权,读者们纷纷表示支持,并期待复刊的那一天尽快到来。

记得少年时代,每次路过街头的书报亭,总能在最引人注目的位置看到以下刊物:《小小说选刊》《读者》《星星诗刊》《舰船知识》……郑渊洁的《童话大王》,也有一席之地。

70后、80后、90后、00后甚至是10后,谁没有看过《童话大王》?谁又不是郑渊洁的粉丝?

时至今日,这份刊物已经走过了36个年头。这背后,是36年来,郑渊洁每天清晨4点半起床写作《童话大王》月刊,无一天中断。

《童话大王》的文字占比极高,很长一段时间里图文比都超过9:1,所有的故事又都由郑渊洁一手完成,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1979年9月15日,郑渊洁创作的童话作品《黑黑在诚实岛》发表在《儿童文学》杂志,从此这一天被外人视为他儿童文学创作的开端,四十多年来笔耕不辍。

1985年,小有名气的他创办《童话大王》杂志。这年的《童话大王》创刊号,还曾在拍卖会上拍出过10万元的价格。

从《舒克贝塔传》《大灰狼罗克》《奔腾验钞机》到《魔方大厦》,郑渊洁创作了大量经典的童话故事,而且他的童话通俗易懂,却内涵深刻。

1988年最高时发行量超过100万册每月,郑渊洁也逐渐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

2011年联合国评选世界十大图书,由郑渊洁创作的《皮皮鲁总动员》和《哈利波特》并列第四名。

写作之余,郑渊洁还经常会给自己的小读者亲笔回信。对于自己的读者,郑渊洁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温暖。

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郑渊洁因为读者来信堆积成山,他在北京一口气买了10套房,专门用来存放这些信件。

上一次是在2002年,郑渊洁被央视《今日说法》节目点名批评,撒贝宁在荧屏上称他的童话作品中“充满了的内容”,节目播出后引起轩然大波,郑渊洁一怒之下宣布,从2002年后的《童话大王》都只刊登旧作。

不过这些年来,郑渊洁一直都没有停下写作的脚步,一共写了500万字的作品尚未发表。按照他的计划,《仇象》等13部未发表的长篇小说,将在自己离世100年后出版。

36年的坚持,13140天的挥墨,315360个小时的守望,作为中国的“童话大王”郑渊洁本身就成就了一个神话!

由于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舒克、贝塔等郑渊洁笔下的知名文学角色影响巨大,一些无良商家挖空心思傍名牌,恶意抢注商标,使得其笔下具有高知名度的文学角色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舒克贝塔等被恶意注册了672个侵犯郑渊洁知识产权的商标。

他举例称,某餐厅未经其授权注册皮皮鲁商标,他用了14年才维权成功;某公司注册卤西西商标用于售卖卤腌食品,他用了10年时间才维权成功;某公司未经他授权注册舒克贝塔商标用于售卖鼠粮,他用了9年时间才维权成功。

可即便如此,光是这三个商标的维权时间加起来就达32年之长,而这不过是侵权的冰山一角,另外还有672个侵权商标有待维权,在全部维权成功前,自己不会再提笔创作。

也正是因为这数十年的维权失败,这一次,他终于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反击:《童话大王》停刊!

每个呕心沥血而出的作品都像是创作者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他人不费吹灰之力地拐走、在肮脏的市场中牟利,然而多年诉求无门……哪个家长不恨、不痛心?

商标的“先注册先得”机制本来是为鼓励创新,标示商品、服务来源,但是却被一些人滥用,走到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反面。

有一些人甚至成了“商标扒手”,把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热词、文学人物先抢注下来,塞进口袋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很多人记忆中的“皮皮鲁”“鲁西西”都成了一件件摆在货架上的商品,用着人家的名字,却没有作者本人授权。

恶意抢注之风愈演愈烈,一些不良商家借他人作品的“东风”,蹭热度、搭便车,企图牟取私利。

主播“张同学”走红后,他的昵称也被多个商家哄抢,也许不久后,人们就将看到“张同学麻辣烫”“张同学烧烤”的商标挂满大街小巷了。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数人打商标侵权官司,诉求都是获取经济赔偿,以此讨还应得利益、弥补侵权损失。

郑渊洁每次成功维权平均要花费9万元,而他所追求的结果往往仅是撤销侵权商标,不涉及民事赔偿。

更重要的是,身为知名作家,郑渊洁就算让这672个维权商标挨个赔钱,所获收入也未必有《童话大王》正常出版一年的利润高。

正因如此,常有人不能理解:郑渊洁为何宁肯“封笔”,也要在商标侵权这件“小事”上,不计成本与代价“死磕到底”呢?

事实上,郑渊洁的行动,表面上维护的是自己的权利,但同时也唤起了社会对个别企业恶意抢注商标,侵犯作者知识产权这类情况的重视。

在个人层面上,郑渊洁“16/672”的维权成果并不算“成功”。然而,也正是他的“不成功”,让公众看到了文化IP创作者在进行商标维权时到底有多难。

商家恶意抢注商标,损害的是当事人的权益,欺骗的是社会公众的感情,破坏的是正常的社会秩序和市场环境。每一位作者的知识产权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不能让任何恶意抢注行为成为阻碍作品创作的拦路石。

前不久“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事件引发了全民对于知识产权被滥用、盗用问题的关注。

保护知识产权本不应该倒逼作家、创作者成为维权的专家,冲在最前线。倘若一位创作者没有郑渊洁的影响力,维权之路是否会更加艰辛?

比起外界无数人的觊觎,个体维权的力量总归是有限的。 近年来,法律层面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条文、规定也在修订与完善。

如何能够把保护产权的工作部署到位,让侵权行为没有立足的空间,需要相关部门及时落实。同时,如何能够为保护知识产权提供一条更加低门槛、易操作的路子,也是相关部门应该回应的需求。

术业有专攻,比起维权的成就,相信人们更希望看到的是《童话大王》的复刊。作家踏踏实实地写作,少了被侵权的后顾之忧,创作本该是如此。

《《童话大王》将停刊!郑渊洁:写了36年,32年都在维权,打击商标流氓为什么这么难?》,中国经营报

Leave A Comment